页面载入中...

“海之春”新春文化季:“戏聚海淀”演绎幸福人生

admin 教室停电和同桌那个 2020-01-19 832 0

  韩松和迪克一样,对这个世界观察入微。

  迪克的平行世界写了德国占领下的美国,韩松的平行世界中长城遍布世界;迪克的火星是郊区生活的噩梦,韩松的忧伤是都市男女的困局;迪克的核战隐喻着传统的分崩离析,韩松的红海提醒着人类本能的可怕;迪克的电子羊拷问身为人类的本质,韩松的冷战信使剖析活在当下的虚假。

  这次获得“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和“最佳科幻电影创意奖”的是韩松的《驱魔》,故事里有一艘巨大的医院船,载满老年男性病人,在红色的海洋上航行。主宰全船的人工智能把每个人当成患者,当它发现病的不是人,而是世界时,它决定消除人类。

  对于《驱魔》,严锋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韩松处在从鲁迅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先锋作家的人性批判的延长线上。

  大刘评价道:“韩松与别人确实不同,他的感觉比我们多一维,因而他的科幻也比我们多一维。我无法解读韩松的作品,真正有深度的文学作品都是无法解读的,只能感觉。”

  《驱魔》是韩松“医院三部曲”的第二部。在现实中的医院,人们把最宝贵的东西交给陌生人,医生和神一样,掌握着别人没有的技术,而患者像几个世纪前的信徒一样,为了多活一秒可以牺牲一切。“自然进化了几百万年的复杂生物,就在你眼前消失,这就是科幻本身。”韩松说。

  颁奖辞说得没错,他的写作无限接近于当代时空。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海之春”新春文化季:“戏聚海淀”演绎幸福人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