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环球时报:江苏还剩17人没脱贫这事 BBC都黑不动了

admin youjljlol拍拍拍 2020-01-22 584 0

  在雷双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中,我最欣赏的是“光寂”系列,这一组作品的个性更鲜明,既有光又有色,既有想象又有理性。她所谓的理性主要体现在对螺旋形几何曲线的运用,这个特别别致。我觉得这是中国所有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中非常独特的一种形式。我把这样的作品称为抽象,因为抽象是生命和宇宙本质的揭示。而在中国有大量凭直觉靠感性作画的人,他们往往采用泼彩泼墨的方式来制作所谓的抽象画,画面呈现出天空的云彩和大理石纹理般的形象。这种形式是通过色彩自然的流动,呈现出一种偶然性的形象,它仍然模拟的是自然界的外在表象,跟抽象艺术是背道而驰的。我甚至认为如果没有一点理性的话,抽象绘画还有什么价值?中国现在画抽象的人太多了,也导致抽象艺术变成了一个精神性极高,而门槛极低的一个领域,所以很多人以为画得不像就是抽象,甚至现在有一些领导干部也进入到这个抽象艺术这个领域中,把抽象艺术搞烂了。

  因此,我仍然要强调抽象艺术的标准,强调抽象艺术的理性。从这个角度来讲,雷双的“光寂”系列,它给中国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提供了一个新的面貌,我觉得这甚至是一种突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上次雷双在荣剑展出的那个系列,还没有显示出这么鲜明的个性。抽象表现主义在西方已经变成了民俗化的一种绘画风格,现在要创造出一种新的面貌非常不容易。那么雷双通过这样一种几何形的方式,为抽象表现主义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希望她将来在这个方向有更进一步的探索,或取得更大的成就。

  陈剑澜:雷双“意象”的主观性

  看雷双的展览,我丝毫没想到从性别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至少这次展览跟艺术家的性别是没有关系的。谈几点感受:

  第一,意象或固执的主观性。我认为,今天展出的作品,除“光寂”系列外,不必归入抽象绘画的范围,倒是可以用一个老词来形容,即属于“意象”绘画。这些作品最打动人的地方,是她不肯离开具象走向抽象的那种固执的主观性。这种主观性贯穿于展览始终。展览的题目叫“光之语”。“语”对应的英文词是“logos”,既是“道”又是“言”。在我看来,此“语”不在抽象而在意象。“光之语”是充溢于不同作品间的精神或意绪的流动性。

  第二,表现。表现主义与抒情的差别在于,它是基于某种极端的体验,之后才有所谓艺术中的表现问题。处理这个问题不能仅凭冲动、激情或偏执的意念,最终要落实于形式。简言之,表现起于极端的体验,而止于理性和中道。这是表现艺术的力量所在。展览中的“花”系列作品前后相距十多年,我感觉是一步步走向平和,特别是近年的一些的作品,可谓“热烈而单纯”。

  第三是东方精神。她2016年的《若夜光寻扶木》三联画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这件作品所表现的东方韵味,简单说,在一个“舞”字。宗白华曾经把中国的艺术精神概括成“舞”,即流动的韵律、节奏和力量。2017年以来跟“花”的主题相扣的作品也有所突破。但是,之前的“大自然的和声”和“褶皱或展开”系列却留下另一类难题。这些画抛开“花”的主题,回到自然山水的描绘上来。在此方向上,如何实现表现主义与东方精神更好融合,也许是她下一步要探索的话题。

admin
环球时报:江苏还剩17人没脱贫这事 BBC都黑不动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