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陈伯吹文学奖插画来到博洛尼亚童书展,安徒生奖颁给角野荣子

admin 蔓越莓饼干 2020-01-19 679 0

  这些作家能够写作出这样经典的儿童文学著作,与陈伯吹以及陈伯吹奖的设立有着密切的关联。有“动物小说大王”之称的沈石溪曾和陈伯吹有过往来。据沈石溪回忆,“1993年我第一次拜访陈伯吹先生,发现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住的是很普通的前厢房,所有的也不过是一间半的屋子。而他1981年的时候就选择拿出五万块创立‘儿童文学园丁奖’,当年五万块差不多在上海可以买套房子,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贡献精神令我非常崇敬,所以那时我和一群朋友都称陈伯吹先生为‘陈伯老’,一方面是亲切,另一方面表达我们对他的尊重。”

  “其实,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写作儿童文学的人大有人在,譬如冰心、叶圣陶以及张天翼,但只有陈伯吹是将一生的精力和时间完完整整奉献给中国儿童文学事业的人。他对中国儿童文学始终怀有赤子之心。我年轻的时候也尝试写过成人小说,但因为陈伯吹先生的影响,我后来选择专心于儿童文学创作。并且,我想要写出具有文学性,能够经受住市场和时间考验的儿童文学作品,以此让孩子们享受到最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同样因陈伯吹走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还有薛涛。薛涛是东北人,坚持儿童文学创作二十多年,著有《废墟居民》《九月的冰河》等,作品充满东北人的豪放爽朗。薛涛坦言1996年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给予他莫大的激励。“不要把作家得奖都庸俗化,对于年轻的写作者来说,当时的获奖像一把火焰,点燃了我心中旺盛的创作激情,也成为了我之后持之以恒写作的动力。2014年奖项提升与国际接轨,我的《小城池》获得了首届‘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使我得到了巨大的鼓舞。我始终对作品和读者充满敬畏,不忘陈伯吹老人的衷心和人品。我相信只有文学性能让文学不朽,所以我希望终有一日能够像陈伯吹一样,通过写作让我的生命延续下去。”

  儿童文学不能仅满足于提供趣味故事

  好的作品会像一粒种子,孩子可能因此一生受益。陈伯吹中学的校长赵群光说,“合适的阅读对少年儿童很重要,有时阅读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胜过大人耳提面命的叮咛。阅读为孩子的童年注入阳光与旺盛的生命力,不断完善他们的心灵成长过程。”

  现为大学教师的李学斌表示,阅读是他终其一生的好伙伴。“我来自偏远的西北,可以说整个童年是在乡村度过的。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阅读为我打开一扇通向外部世界的窗。”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陈伯吹文学奖插画来到博洛尼亚童书展,安徒生奖颁给角野荣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